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龍同学纪事

Where there is life, there is hop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龙文武,医学学士、文学硕士,副教授。南昌大学医学部研究生党总支副书记。江西省社联第八届理事,江西省楹联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、《赣联》主编,中国楹联学会会员,省书法家协会会员、省诗词学会会员丶南昌大学教职工书画协会副会长、南昌市书法家协会会员。书作参展江西省第七、八届书法篆刻作品展等省级以上展览多次,出版硬笔书法字帖《纯情偶像》(合)。发表书法论文等30余篇。作品应邀在日本、南京美术馆参展。为本科生开设《大学书法》专业基础课。入选2014、2015南昌诗歌精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重读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  

2011-12-21 11:15:56|  分类: 文学行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

喂马、劈柴,周游世界

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

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从明天起,和每一个亲人通信

告诉他们我的幸福

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

我将告诉每一个人

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

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

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

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

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

我只愿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 

    这便是海子1989年1月13日写成的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。多次重读,感触都不一样,但为此写点文字的动因却累积了下来。

    八九年的春天,是一个特殊的春天。

    就在那一年春暖花开的日子,一个向往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年轻诗人告别了凡尘,去到另一个精神的空间。那便是海子。

    海子的诗歌创作达到高点时,正是我在大学学习的重要阶段,当时江西大学成立了白白诗社(1988年),诗社的发起人是85级法律系的龙卫球(文虬)、杨钦元。他们自己出钱,自己刻钢板刊印,只在少数爱好诗歌的诗友中交流。而我是江西医学院的学生,也许是有点诗歌爱好的缘故,他们邀我加入并在创刊初几期的《白白诗报》上发表了部分诗作,我加入到诗社的诗歌创作活动当中,也许是机缘。

    有感而发,发于该发,止于该止。应该是诗歌之产生与把握的重要因素。

    对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现代诗创作,我们总体上欢呼雀跃的。有北岛、舒婷、海子、西川、骆一禾等一批年轻而又精力充沛的作者活跃在中国诗坛。然而对于海子,对于八九年的春天似乎是一个迈不过去的槛。写完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两个月后海子便卧轨自杀了。当时消息传来,我们都感到震惊。因为他说: 

   

   从明天起,做一个幸福的人

   喂马、劈柴,周游世界

   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

    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
 

    我们以为他找到了心理缓释的理由与庄周式的精神乐园,从心理的困顿中解放出来了。其实他的所谓幸福并没有很高的要求,甚至他这种田园牧歌式的理想家园只是普通人的生活要求,除了“周游世界”有点离谱与幻想之外,“喂马、劈柴”难道这都满足不了么?我不禁要问。是他的幸福诉求过于天真过于浪漫,还是他者给予了他巨大的压力令人无生存下去的勇气。当然也许是他内心自给的压力使他放弃了作人的欲念。

    我曾经说过所有的诗人都死了,而我还活着。

    当然这样的推论之下的结果是:我不是诗人。于是我改成:凤凰死了,但我还活着(Phoenix is dead ,but I am still alive)。

    中国似乎到了一个不需要诗歌、不需要诗人,甚至不需要文学的时代。为此,我深深地感到一丝凄凉。之后王小波的死,又使我加重了这么一点印象。医学之外,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再去读个文学方面的研究生,再来关注一下这些问题。

    海子就比我大两岁,读了中国当时最好的大学与专业--北京大学法律系。有令人生羡的好工作--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教师。

    在这样的诗歌背后怎么就没有透露出一点他决绝的信息呢!

    也许,我想,这个时候他已经多次动念自绝于凡尘了。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率真、质朴与美好的祈愿,甚至是陌生人:

   

   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

    陌生人,我也为你祝福

   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

   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

   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

 

    这正是海子宽厚的一面,这也许有点基督式的广义的爱。在我看来,这至少是一种仁慈,是一种宽泛的善。

   他还要将他的所谓幸福理念告诉他的亲人甚至每一个人,他说:

 

    从明天起,和每一个亲人通信

   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

   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

   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

 

    但是他却以一种让人无法不痛心的方式在山海关卧轨自杀,这难道就是他想告诉“每一个人”的幸福么!?

    我相信臧克家在纪念鲁迅逝世十三周年有感中说得有一定的道理:

    有的人活着,

    他已经死了;

    有的人死了,

    他还活着。

 

    这种活着是一种思想的永恒,一种精神的不朽。

    但我想海子不是为了这样的昆德拉式的“不朽”而选择自杀吧?我不只一次这样试问过我自己的感触。如果说海子的诗歌能够在中国诗歌史上占有一席之地,那不是因为他自杀的结果,这一点我决不怀疑。

    莫非这幸福距离诗人苦苦追寻的理想境界仍很遥远——“幸福”在这里仍然是一个等同于世俗快乐的、在“尘世”中被追寻的东西?

    读完埃米尔·迪尔凯姆的《自杀论》,我还是找不到真正的答案。也许真正的答案就在海子的诗中么。也许只有问他自己才知道吧。

    1989年秋天,我写了《秋窗》发表在11月1日南昌晚报上。这里的视野没有大海那么宽阔,但结论可能更凄美一些。

 

秋 窗

          

秋露点滴

冷湿明净的窗玻璃

 

    为谁泼洒的泪

    为谁泼洒的情感… …?

 

视线在窗之外

心在窗之外… …

 

秋雁阵阵

携寒意南飞

流云踟蹰

款款的音韵

催童时的遐思

熟成   秋山苍苍!

 

稚嫩的记忆永远是青色

老成的追忆却总是模糊

 

室内空间太小

外面的世界不大

 

秋露点滴

总挥洒在自己的窗棂

 

窗帘软垂

室内    壁画黄了

室外    海棠红了

 

    斯人已沓,诗心长存。

    我心中那所面朝大海的房子,应该只能看到海浪、海鸟、船影,只能吹到海风、咸味。

    桃花岛太远,以面朝大海的姿态,是看不见春暖花开的。

    真正的春暖花开只有春暖在心田花开在心中。

    海子死了,一年一度都会春暖花开的,这一点勿庸置疑。幸福或不幸福的人们还将在这世上生生不息,直至地球毁灭。

 

 

附:海子简介

  海子,原名查海生,1964年3月生于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高河查湾,在农村长大。1979年15岁时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,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。1983年自北大毕业后分配至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。1989年3月26日在河北省山海关卧轨自杀。在诗人短暂的生命里,他保持了一颗圣洁的心。他曾长期不被世人理解,但他是中国20世纪70年代新文学史中一位全力冲击文学与生命极限的诗人。他凭着辉煌的才华、奇迹般的创造力、敏锐的直觉和广博的知识,在极端贫困、单调的生活环境里创作了将近200万字的诗歌、小说、戏剧、论文

     重读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 - 龙文武 - 墨客印象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